也说童年    


思涛 于 2001-8-22 10:25:09 加贴在 闪亮的日子

再谈童年是因为上网,有一次我心血来潮用了一个奇怪的名字“失声的蟋蟀”上网聊天,和一个女孩由蟋蟀聊到了童年,勾起了我对往事的许多回忆与眷恋。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现在回忆起来颇有几分自豪感,乡下孩子童年时期所经历的那些事是生活在钢筋水泥的鸽子笼中的孩子永远都无法体会到的。在今天到处鼓吹回归大自然的潮流中,我想我更有理由说回归,我更知道什么叫回归大自然。

小小的年纪我就开始养小白兔,放了学我就去拔野菜给他吃,带着我的大狗“二虎”,二虎总是在草丛中跑来跑去逮蚂蚱吃,有一回还给我逮回来一只野兔,奄奄一息的。我把野兔带回家也养了起来,它却一直不肯吃食,终于死去。后来我的二虎忽然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我也不愿再去拔野菜,父母就把小白兔卖掉了,给我买了第一双不是母亲亲自做的鞋。

后来的我有点“不务正业”,放了学就知道和小朋友们捉迷藏,或者模仿武侠片里学到的功夫分帮打架,一直玩到很晚;周末就去小河里捉鱼,到山上翻石头找蝎子,或者去果园偷摘青涩的青苹果;暑假和一帮孩子去放牛,寒假无事可做就疯玩疯打架,却也觉得生活得酣畅淋漓,不亦快哉。

而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是逮蟋蟀。傍晚到草丛中,轻轻的一块一块的翻开石头,找叫的最欢最嘹亮的那只蟋蟀,逮到以后就把它放进高粱秸做成的笼子里,残忍的听它失声的惨叫。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是不是面目狰狞?

后来听到罗大佑的童年时,自己早成了莽撞少年,说实话我并不觉得童年的歌词写得有多好,它并不能引起我的共鸣,只是节奏明快的比我所会唱的所有的歌儿加起来都让人快乐,所以喜欢。再后来听童年的时候有了“隔壁班的那个女孩”那一段,我已经是个青年了,感觉有点涩涩的,恍然便一次次的开始追忆童年,却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儿时的乐趣再也找不到了,那种草丛中逮蟋蟀、小溪里捉鱼、石头下翻蝎子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甚至再也听不到蟋蟀失声。生活在都市靠着记忆我们还能把这一切留多久?我经常的渴望能有长长的假期,我不去九寨沟、不去新马泰,只要能回到童年时的乡下,晚上听着小虫的叫声入睡,早晨在公鸡的叫声中起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一切只能说说而已,我们再也回不到童年了。还是让我们重温罗大佑的老歌吧。


请访问我们的网站GiveMe!NEt,参与论坛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