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深圳演唱会:不复当年勇 [转自大洋网]    


【大枣.】 于 2001-9-3 13:37:18 加贴在 闪亮的日子







  大洋网讯 据广州日报消息,与其他歌星举行演唱会不同,罗大佑吸引的不仅是年轻人,而且还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中年人、甚至老年人。在这个暴雨狂作的夜晚,罗大佑让这批不再年轻的人重新回到了从前。他们站起来,摇起来,他们不再歇斯底里地呐喊与扭动,他们只“轻轻地唱”、“慢慢地和”,但他们眼里闪动的是泪光。就在记者的座位前,一个怀抱着小孩的母亲,举着伞,在雨中来回走,来回唱,她完全沉浸在了大佑的歌声中。

    47岁,是一个不小的年纪,不再年轻的大佑嗓音中已有种中年人生理上不可逾越的疲惫感。他需要不断喝水滋润喉咙,他需要请来一个“有喜”的女人为自己顶一顶。但他无疑请对了人,齐豫的到来显然为这场演唱会增添了光彩。《橄榄树》、《野百合也有春天》以及与大佑对唱的《是否》都让我们看到齐豫与大佑的那种非同一般的默契。

    唱到兴奋的时候,这个近50岁的男人在舞台上狂奔、狂舞了起来,他散发着活力动作像个年轻人一样。
    为更清晰地听到大佑的歌声,许多人花480元买了草坪上的特等票,但是暴雨却没让他们享受到特等待遇。由于没有雨衣、雨具,有少数人中途退到了看台上或是提前退场,但更多的人留在了离大佑更近的地方。由于音响出故障,演唱会两次中断,但场内没有出现很大骚动,观众对大佑给予了充分的谅解。

    此次演唱会,罗大佑共唱了《恋曲1990》、《未来的主人翁》、《将进酒》、《之乎者也》、《鹿港小镇》10多首歌。其中新歌《停不住的爱》在此次演唱会上首次演唱。(记者程李)


    另类声音

    昨天上午,顶着暴雨看演唱会的黄小姐给本报打来投诉电话称,第一次去看演唱会就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花高价钱受最大的罪

    黄小姐自认为自己不是追星族,从来不去看这样那样的演唱会。但因为自己是听罗大佑演唱的歌长大的,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也都非常喜欢听罗大佑的歌。因此,她和丈夫在8月底就花了几千元钱,买了7张票,邀朋友一起前往看演唱会。

    黄小姐的座位是第一排,演唱会刚一开始,天就下起大雨,他们一行就不得不撑起了伞。一撑伞,后面的人先是叫“坐下”,后来就有人朝前面的人扔矿泉水瓶、报纸和荧光棒。招架不住,黄小姐和她的朋友们便收下雨伞,淋着雨听歌,不一会儿,一个个就被全身淋湿了。看着坐在后面有天篷遮雨的看客,黄小姐和朋友便商量着到低等票的看台去,七八人冲到三等票的入口处,结果却被保安给拦了下来,理由是通往三等票看台的入口已经被封了。

    雨声大歌迷狂叫“听不到”

    坐在看台上的歌迷也好不到哪里去,记者昨天是坐在一等票的第五区的看台上,舞台上的音响不时出问题,罗大佑的歌声只是听得个隐隐约约,他每唱完一首歌,停下来讲话,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位先生都会问他女朋友,罗大佑在讲什么。8时40分左右,坐在二层看台东边的人开始叫嚷:“听不到”,其中也夹杂着一些人叫着“退票、退票”。9时30分左右,西边的观众也开始叫:“听不见、听不见。”

    10时20分左右,天下起倾盆暴雨,坐在天篷下的观众也纷纷打起了雨伞,歌声、雨声、叫声夹杂在一起,记者所坐的地方根本就听不到罗大佑在唱什么。旁边的那位先生经不住女朋友的缠磨,提早出场了。走的时候,他嘟哝了一句,真不明白为何这么有钱的深圳,却不能给歌迷们提供一个安静的体育场。

    赤着脚找自己的车位

    10时30分,演唱会准时结束,蜂拥而出的人群,花花绿绿的雨伞一下子将整个过道塞得满满的,加上停在过道上的车辆,顶着暴雨的观众真可谓举步维艰。不少穿着皮鞋的男士都脱下鞋子,将裤脚挽得高高的,骂骂咧咧地走上几百米的路,出去坐公车。(记者易红梅)


请访问我们的网站GiveMe!NEt,参与论坛讨论